"Happiness is real only when shared." 
- Christopher McCandless



這部電影改編自 Jon Krakauer 於 1998 年出版的同名真人真事小說,主角 Christopher McCandless 成長在一個富裕但父母長期婚姻不美滿的家庭,憤世嫉俗的他依父母的期望 1990 年大學一畢業,拋下所有世俗的東西,包括家人、朋友、證件、信用卡、汽車,捐出所有的存款,只帶了一些書和必需品,改名 Alexander Supertramp,剪斷所有可以追蹤他的方式,踏上往阿拉斯加的追尋真理與真我的旅程。

前往阿拉斯加的途中,他以近似苦行僧修練的方式,避免與人類接觸與極低的物質需求,那些他極度厭惡與失望的東西,他一路上以撘便車與打工的方式,從 Georgia 到 Northern California,再到 Arizona 從 Colorado River 泛舟而下到 Mexico,回到 California 再到 South Dakota、Oregon、Montana,在 1992 年抵達 Firbanks, Alaska。一名好心的陌生男子讓他撘便車,載他抵達 Stampede Trail,下車時送給他一雙防水防寒的塑膠長靴,他的行囊裡只有幾本書、一台像機、紙筆、露營用具、幾磅的米、一把來福槍與幾盒子彈,沒有帶地圖與指南針,便往仍被冰雪覆蓋的 Stampede Trail 上往他心目中的理想國前進。

他在荒野裡生存了 112 天,一開始他對這種平靜且自給自足的生活感到極度滿意,尤其在發現了那部被遺棄的神奇巴士之後;除了持續紀錄生活與閱讀之外,維持溫飽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,採集果實之外,他甚至捕捉到一頭麋鹿,但是因為缺乏經驗與知識,鹿肉腐壞讓他感到極度沮喪,往回走的念頭卻因為八月夏天暴漲的河流阻斷了他的回頭路。他只好回到不再那麼神奇的巴士裡,因為覓食不易與誤食有毒的果實,他原本就已經很纖瘦的身體更加的虛弱,在最後躺下來等死之前,他寫下了讓人最感動的一句話:Happiness is real only when shared.

他的屍體在兩個星期後被兩個麋鹿獵人發現,他生前在巴士車門上寫下求生的訊息,表達了他想要回到人世的念頭。

下面這一張是真的 Christopher McCandless 生前在神奇巴士留影的自拍照:





上網搜尋所有有關這本書與這部電影的一切,發現這個神奇巴士已經成為觀光景點之一,神奇巴士位於阿拉斯加 Denali National Park 附近,63°51′36.13″N, 149°24′50.62″W (往左邊河那邊移一點,河右邊那個比較白的點就是了),YouTube 上也有好幾個巴士的真實影片,真的有人去哪!

男主角 Emile Hirsch 為了這部電影瘦身超過 20 磅,他鄰家男孩的形象在這部電影裡最後被完全的改造,還有全裸在河上漂浮的鏡頭,瘦到後來好像在看原始人演電影一樣,滿臉毛跟突出的顴骨,最後一幕非常虛弱的時候,他整裝躺在巴士裡的床上,陽光照在他臉上的那一幕給我的衝擊相當大,尤其是他在躺下前寫下的那句話更令人感動 "Happiness is real only when shared."

有的時候我們都會被世俗上的限制與要求感到困擾,甚至會興起丟下一切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重新開始,也許他這樣的憤世嫉俗太傻太天真,但是他在最後體認到快樂的意義也許太遲,我寧願相信他來不及回到人世不算是個悲劇,也許有些遺憾,但他最後是快樂的,因為他終於在眾多困擾他的過去與信念中理出一點頭緒。也給我的未來帶來一些隧道末端的光芒 (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)。

快樂可以是很簡單的,不需要名牌不需要鮮花,沒有特定的公式與形式,也許我們可以自給自足過日子,但說真的,沒有人可以分享的快樂,是真的快樂嗎?人的能量像電池一樣,需要互動來充電,如果只有自己享受自己的快樂,很快電力就會減弱,好像對著黑洞喊再大聲也沒用,快樂就不再那麼快樂了。希望這可以勉勵自己多走出自己的世界,大小事都可以放開與人分享,不管日子過得再辛苦,人際關係變得多複雜,我們都能永遠保持一顆好傻好天真的心,能被簡單的事物所感動。



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uePanda 的頭像
BluePanda

BluePanda

Blue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